繁體版
背景
默認
字體
默認 特大
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
寬度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
第2章 the true of the end

作者: 月神夜   更新時間: 2020-02-17 23:28:06   字數:2106字

“你在誰的夢里,你又有怎樣可悲的未來?”

一個紅褐色頭發,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姑娘站在孤零零的摩天輪下。深夜的游樂園里就連路燈都熄滅了,只有銀色的月光鋪滿大地。

一對巨大的白色羽翼撩過游樂園北面的樹林,卻突然在摩天輪上空消失。

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姑娘驚奇的看著這一幕,忘了尖叫,也忘了逃跑。

剛剛迫降到摩天輪上面的秦垣恒拉著齊雪蓮的手翻身跳下摩天輪。

“咔嗒……”

地面上似乎出現了一些不規則的裂痕。

秦垣恒松開牽著齊雪蓮的手,一柄巨大的紅色鐮刀突然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一柄漆黑的劍將銀白色的月光反射到白色連衣裙少女的眸子里。一陣風吹過,將看起來十分沉重的紅色巨鐮吹動。

似乎是鐮刀帶動了風,卻又好像是風吹動了鐮刀。紅色巨鐮和黑色長劍撞在一起,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音。

接著,鐮刀動起來了,握著鐮刀的秦垣恒也跟著動起來了。

銀白色的月光不斷被紅色鐮刀反射到地上、摩天輪上、不遠處的樹上。巨鐮看起來就像是在胡亂舞動,黑色的長劍無法掙脫萬有引力的作用,只能被迫在空中飛動。

紅色巨鐮掄了一圈,狠狠地將黑色長劍一分為二。而令人驚奇的是,黑色長劍斷開時迸射出來的竟然不是碎片,而是一些在月光下只能看到是暗紅色的液體。

風帶動了站在摩天輪下的少女的頭發,遮擋住了右眼的顏色眼罩在月光下反射出祥和的白光;少女沒有被擋住的左眼睜得很大,眼神里充滿了恐懼與疑惑。

“C組成員:馬奇奇,死亡。行刑者:齊垣恒。”

ADW的死亡播報響徹所有ADW玩家的大腦,誰也無法相信僅僅是第一天夜晚就已經出現了一人死亡。

變身為黑色長劍的馬奇奇安靜的躺在秦垣恒的腳邊,暗紅色的液體如溪水一般從長劍斷裂的地方流出,然后慢慢消失。

“恭喜你獲得:真相1。”

“長劍不在夜間斷裂,新月漸漸變成白色。一切真實也許正是虛幻,而虛幻——卻是真實。”

一個黑色的圓球突然將秦垣恒包裹住,在他腦子里不斷回響著的只有真相1的內容。秦垣恒的眼睛漸漸失去光芒,一個小小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眼前。接著,秦垣恒眼前的世界悄然改變。

……

“秦銘恒?”楚陽皺著眉頭,似乎在思考為什么秦垣恒為什么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。

“你不是已經離開了嗎?”楚陽將手放在秦垣恒肩上,用一種非常疑惑并且嚴厲的語氣說道,“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!”

秦垣恒搖了搖頭,看著眼前的楚陽,非常疑惑地說道:“秦銘恒——是誰?”

……

遠空之上,秦垣恒看著已經停止運動的白色世界,呆住了。

……

“虛幻即是真實,該醒了。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你是誰?”

“我,齊垣恒!你是誰?”

“我?呵呵呵呵呵呵——”黑暗中的聲音笑了起來,“我是秦銘恒,也是秦垣恒。我是黑暗中的主宰,虛無中的永恒。”

“你——這是哪兒!”

“這是哪兒?你問的真好,我都忍不住想要為你鼓掌了。”黑暗中分不清到底是男是女的聲音輕蔑的回答著齊垣恒的問題,“這里是虛無永恒之地,宇宙開辟之初;這里是萬物生長的終點,也是萬物存在的伊始。”

“我親愛的可憐蟲,你還記得你在哪兒嗎?”

“我……我在……我在哪……”

黑暗中的齊垣恒感知不到自己的身體,一切都是模糊不清,只能隱隱約約回想起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小事情。

“我記得……是夏季……蟬在叫,聲音很大聲,令人煩悶。我記得……天空上有白云在飄,我的電腦桌面上有一款游戲正在啟動。我記得……我記得……我記得有個人……我記得有個人!他叫齊垣恒!我——是誰?”

“看啊!我們的小可憐蟲,你以為你是誰?”

“我……我是秦銘恒……不對,不對——我是……我是……秦垣恒……不……秦垣恒不是我……楚陽?不對……我……是誰……”

“哼哼哼~哼哼哼哼~哼~哼哼哼~”黑暗中的聲音突然開始哼起歌來。

“王——悅——玲——”

“很遺憾,你答錯了哦~我可憐的小蟲子。”

“齊雪蓮呢!不……她不是……雪蓮是個愛哭鬼……”

“看啊!我們的可憐蟲腦袋都已經快炸了呢!”

“你是……你是……洛……洛拉……”

“嗯,不錯嘛!這真是個好名字,也許我可以用來當做下個主角的名字。”

……

一切都在消散,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呆呆的看著這一幕。

名為齊雪蓮的女孩看著天空嘆了口氣,對著白色的月亮,輕聲說:“洛啦,這可和我們當初說好的不一樣。你看,未咲都已經被嚇到了。”

穿著白色連衣裙的未咲突然低下了頭,一滴白色的液體從她的左眼滴落到地面上。

“諾,好久不見。”

名為諾,被認成齊雪蓮的女孩驚訝的看著生出雙翼,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少女,說道:“幽?你醒了?”

……

長發及腰的晨曦天使秦洛啦嘆了口氣,看著躺在床上已經失去生命特征的男生,喃喃自語道:“哪兒有什么真實和虛假。你就是你,我就是我。”

“誰說惡魔是真實誰說天使是虛假?你不是齊垣恒,更不是秦垣恒,也不是秦銘恒——你的名字——是安特爾·迪斯地利·沃爾斐奇。”

“我親愛的可憐蟲,我想對你說‘該醒了’,但你知道,你已經醒不過來了。我為你埋藏在以你為名的世界里的東西,你竟一個都沒發現。”

披著銀色長發的幽在諾的攙扶下慢慢走到洛啦身邊,三人看著已然逝去的人,慢慢說道:“你將自己困死在夢境,卻帶出兩個本來永遠不會醒來的人。你給自己畫了一個牢籠,卻將所有人關在其中。盛夏已經過去,而你永遠留在那里。”

“安斯特爾·幽·沃爾尼,百斯特姆·諾·福爾修斯,T·德爾佳·洛啦。”

“永恒三天使,為紅色魔王的逝去獻上真實的葬禮。”

“愿你不在見到我們。”

月神夜說:

odk,完了,就這樣。

按原來的大綱,ADW是虛無的,主角會用旺財將沒出場的妹妹“秦洛拉”帶出ADW。不過想想,將ADW說成是主角的幻夢,似乎更好些。最后出現的諾和幽的原型在小說中都有,并不難找。

2016年的書,我在2020年完結。為了那個人而寫,而已然錯過的緣分永遠都是錯過。

江湖偌大,有緣再見。我是鴿王,愿你們不會在遇到我。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車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波克捕鱼千炮版下载 天才麻将 金财神精准二尾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天天捕鱼正版下载安装 微乐游戏长春麻将规则 东京快乐8预测 广西快3走势图 山西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模拟炒股app排名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澳洲幸运8平台 河南快3预测 浙江快乐彩官网 炒股的智慧 七星彩为什么卖不过大乐透的 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