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版
背景
默認
字體
默認 特大
宋體 黑體 雅黑 楷體
寬度
640 800 默認 1280 1440 1920

第18章 醒了

作者: 曼漫   更新時間: 2018-12-16 17:44:38   字數:2042字

“嗶嗶”的喇叭聲打破了入夜的寧靜。

不知何時,一輛珠光藍的吉普已在沐水謠身邊停下,只見一個帥氣的身影從車上跳了下來。

在夜燈下,修長的身影被拉得很長很長,一頭墨藍色的短發十分張揚,一身黑色的衛衣配著破洞牛仔褲,簡單而樸實,卻無不散發著與生俱來的酷,張揚卻又帶著低調這樣極致的矛盾,讓人看起來顯得更加不羈。

這么標新立異的打扮,不用想都知道來人就是安藍潶!

“你可總算來了!”沐水謠像是看到希望一樣,閃閃發亮的眼神一掃疲憊。

“噗,哈哈哈,我剛剛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,你這是玩哪一出啊,穿成這樣是來給我當女傭?”安藍潶絕不放過可以狠狠調侃她的機會。

沐水謠白了安藍潶一眼,卻順著她的話回應道:“是啊,我要來吃你的住你的,就當回報你行不!”

安藍潶反倒看出了什么似的,笑了一下:“走吧,先吃東西!”

沐水謠搖了搖頭,一轉眼的功夫就穩穩地坐在了副駕駛座上:“直接去你家,在樓下打包點吃的就好了。”

安藍潶也緊跟著上了車:“這是要幫我省錢啊?”

沐水謠回以燦爛的笑容:“記著賬,要補回來的。”

“還以為你從良了呢,果然你這女人就不是省油的燈!”安藍潶一臉黑線。

沐水謠面不改色地說道:“謝謝夸獎!”

“厚顏無恥。”安藍潶恨得牙癢癢,卻奈何不了眼前的女人。

此時,沐水謠并沒有像往常那樣露出得逞的笑容,也沒有再回應,而是若有所思地看向窗外。眼神沒有焦距,似乎在想著什么,又像是在發呆。

也不知道葉臨勛那家伙現在怎么樣了,他的模樣忽然閃現在沐水謠的眼前,那么清晰,讓她著實心驚了一下,讓本來有些許的困意都消失殆盡。

沐水謠一邊搖著頭,心里一邊說著“呸呸呸”,沐水謠你是不是也病了,竟然會想起那個吃人不吐骨的惡魔,他是生是死與你何干!

此時,她的內心涌起一番掙扎,面上卻無波瀾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車子駛進了一個住宅區的地下車庫,安藍潶才打破了一路的安靜,道:“到了,可以回神了嗎!”

沐水謠很快便拋開思緒,裝做剛剛什么事也沒有一樣,語調平平,聽不出任何情緒,轉而言他:“你說你在家里好好地住著別墅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現在非得搬出來,又是為何?你確定不會餓死?”她三言兩語就把話題轉移了。

安藍潶一聽,便眉頭一皺:“你不知道,現在我爸像變了個人,現在看對方哪里都不爽,一見面就吵,我怕我這暴脾氣哪天會一發不可收拾。再說了,我現在還自由呢,一個外賣就搞定了。”

沐水謠無奈道:“懶死你。”

安藍潶向她吐了吐舌頭:“走吧,外賣已經訂好,在上面等著你呢。然后吃完就順便交代一下今晚的事。”

沐水謠頓了頓,自認為已經偽裝得很好:“還真是什么都瞞不過你啊。”

安藍潶一本正經道: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你的最鐵哥們兼最佳拍檔。”

沐水謠會意地一笑:“是有點小麻煩,明天會飛A國查點東西,你和我一起去。”

安藍潶看著她笑得很輕松的模樣,就知道事情肯定很棘手,卻想也沒想,爽快答應:“沒問題。不過這次竟然要你堂堂的女魔頭Iris親自出手,看來很嚴重哦!”

沐水謠看了她一眼,不置可否地沉默了。

而在莊園那頭,已經是大半夜了,葉臨勛終于醒了過來,感覺好像睡了一個世紀那么久。

他慢慢睜開雙眼,微微抬起手臂,卻強烈感覺到背后拉扯的疼痛,腦子一下子清醒了。他銳眼輕輕掃了一下房間周圍,除了是他熟悉的空間和擺設,卻沒有了那女人的身影。

葉臨勛不顧身子的虛弱和疼痛,心急地想要起身,去找沐水謠,看看她到底有沒有受傷。

結果他一坐起來,就看到床頭柜上那醒目的字條,上面那一行字刺痛了他的眼,他認得那就是沐水謠的字。

再也不要見?保重?沐水謠,你夠能耐啊,逃跑一次又一次,還一次比一次決絕!他真的就那么讓人討厭?

葉臨勛氣得抓起紙條卷成垃圾般,一臉不爽地扔掉,并按下旁邊的服務按鈕器。

沒想到葉臨勛比預期醒來得那么快,管家幾乎是帶著跑地出現在他房間門外,輕輕地敲著門,在得到一聲微弱的“進來”應允后來到葉臨勛跟前,他緊張地看著葉臨勛:“先生,您還覺得哪里不舒服嗎?”

葉臨勛從醒來就黑著一張臉,聲音不大,卻是聽著怒氣不小,他跳過了管家的問題,責怪道:“沐水謠什么時候逃的?”

管家聞言,大氣都不敢出,低著頭道:“對不起,先生,不知道沐小姐是怎么逃的,我白天發現的時候已經不見了她的蹤影。”

葉臨勛一聽,更是來氣:“你們這么多個大男人,竟讓一個女人在眼皮底下溜了都不知道?要你們何用!”

管家知道葉臨勛這次是真生氣了,因為以前的葉臨勛不管怎么生氣,至少對他這個管家從沒有說過這么重的話。

可是管家不敢有想法,他自知理虧,只有連連道歉:“先生,對不起,我已經發散人手去找沐小姐了。”

葉臨勛也是一時氣頭,話一說完便后悔剛剛的話的確重了,他消了一些火,很快就冷靜下來推斷:在這個節骨眼上,這女人肯定不會回家先,學校應該也不會回,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先找她身邊的朋友。

“讓文浚查下她身邊最玩得好的是什么人。”葉臨勛平復了情緒。

管家馬上應道:“好的,先生。”

房間再次陷入安靜,葉臨勛站在窗前,看著勾在外面的窗簾布和繃帶,他竟不生氣了,反而不自覺地笑出聲。

這小東西,果然很聰明,也很大膽。她的身手,她的手段對付他的人算得上卓卓有余。

曼漫說:

小提示:按【Enter回車鍵】返回目錄,按(鍵盤左鍵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鍵盤右鍵→)進入下一章
波克捕鱼千炮版下载 481现场直播快赢视频 武汉星星麻将有没有规律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亅 快乐扑克下载 22选5开奖河南福彩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今期三肖必中特马 体彩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图 微乐贵阳麻将捉鸡 安徽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 龙江p62开奖结果 心水一点是什么动物 山西麻将扣点点规则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36选7开奖